泰心医院董军:参评HIMSS 7,原来是这样!

泰心医院获评HIMSS 7后,副院长董军写了一首诗,是什么让这位知名医院管理专家如此感慨?

11月22日,天津泰达国际心血管病医院(下称“泰心医院”)通过HIMSS 7级评审。第二天早上,该院副院长董军做了一首小诗《感悟HIMSS 7:原来是这样!》。让她想不到的是,各种诠释和“唱和”竟纷至沓来,数百位医院管理者为其点赞。泰心医院获评HIMSS 7的背后有什么故事?是什么让这位知名医院管理专家如此感概?23日傍晚,健康界对董军进行了电话采访。

董军刚刚结束了一个有关HIMSS 7的院内座谈会,会议上医生、护士分享了各自对HIMSS 7的感受和看法。对泰心医院来说,通过HIMSS 7无疑是一个重要事件,电话另一端的董军笑声爽朗。

当然,这种激动远不只是因为拿到了一张国际认证的证书那么简单,董军更看重的是在评审过程中的收获。

国际舞台 你我同在

“我们一直在向国外同行学习,学习他们先进的理念和方法,今天我才体会到,泰心也是非常优秀的,在这个舞台上不只有他们,也有我们。”董军介绍,在评审过程中,HIMSS评审专家一直在拍照,希望把泰心医院的一些做法纳入他们的讲课案例。

让评审专家印象深刻的有医院的智能药房、介入手术室的屏幕显示系统,还有医院的BI等。

(泰心医院门诊药房实现了三台智能设备的系统整合,左一为董军)

泰心医院的门诊药房把两台包药机和一台智能药柜进行了系统整合,实现了在一条流水线上进行发药。药品运送到前台的药师后,由药师进行审核发药,跑马灯呼叫患者取药。“做到了人、物、信息的完美整合。”

这其实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在最初的设计中,两个包药机厂商都认为不能实现,但该院院长刘晓程亲自拍板,亲自设计方案,在厂方和技术部门的努力下,最终得以实现。

谈起泰心医院的智能药房,此次评审组组长、HIMSS副总裁兼评级部副主任John Daniels说:“泰心医院门诊药房的自动化水平,是我多年在全球各国医院开展HIMSS EMRAM 7级评审中看到的最高水平!”

泰心医院介入手术室的手术状态显示屏和患者等候区的显示屏系统是同步的,不仅能显示当天安排的所有手术,还能显示每个患者的状态,术前准备、手术进行中、手术结束并用绿、黄、红三种颜色标注,可以让等候区的患者家属很清楚地了解亲人的状态。医生在跟患者家属进行手术中病情沟通时,也是通过屏幕调取PACS系统的影像,从而更形象地向他们解释病情和治疗方案。

另一位评审专家、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疗集团首席信息官Michael Pfeffer评价:“医院介入治疗中心协谈室通过信息技术的手段,让患者家属能够直接看到手术造影图像,支持患者家属参与治疗决策过程,这种临床信息应用堪称最佳实践!”

ICU每个患者门口的屏幕更是成了医院指挥决策系统的一部分,不仅能显示患者基本信息,甚至还能显示跌倒、过敏等患者可能会发生的风险。这个设计的想法同样出自刘晓程。

(介入室手术状态显示屏与患者等候区同步显示)

得到评审专家好评的还有医院的BI系统。在BI病种展示方面,与以往的展示单个病种平均住院日、平均费用不同,董军利用了“决策树”工具,让界面更加直观。对在药品零差价改革、总额控制等的限制下,做出保证医院收益的决策提供了便捷支持。

平衡计分卡工具结合对医院、科室进行管理,并和科主任的考评挂钩。不仅能显示是否达标、达标率是多少,还能显示阶段性趋势,比如五年来的趋势如果是好的,就显示绿色,反之则是红色。

在质量改进案例环节,医务部副主任吴允琦汇报的危急值管理改进、急诊科主任宋昱报告了AMI(急性心梗)中的D2B时间(入门至开通靶血管时间)持续质量改进等案例都得到了评审专家们的肯定。董军介绍,评审专家多次说到,他们在检查中学到了很多,会把泰心医院介绍给世界更多医院。

“国际舞台 你我同在”是董军的院外同行写的《简版原来是这样》的最后一句,也是她最欣赏的一句。

你以为懂了,其实你不懂

董军说,信息系统只是有或者没有,自己在诗中用“错误”一词可能有些不合适,而且在评审过程中也并没有查到太多“错”。之所以用这个词,是因为从医疗安全的角度讲,不允许出一点错误。让董军印象更深刻的是诗的这一段后两句。

在今年6月底,泰心医院参加第三次JCI评审的时候,评审专家提了一条:信息不能共享。这让医院非常郁闷:明明可以通过授权让用户看到数据的,为什么说不能共享呢?

董军现在才理解,过去的信息并不是JCI和HIMSS要求的共享。他们要求把离散数据进行整合,而且一定是数据,而不是word文档。同时,所有系统界面要整合在一个界面上,医师、护士都可以直接进入,而不是要看护士信息时候,得先退出医师界面,然后再重新进入护士界面。再者,病历和所有记录应该是结构化或是离散数据,医生在书写过程可以直接引用病历诊断、患者基本信息,以及各种数据,包括药物、检验、检查等。

另一个例子是e-MAR(Medication Administration Record)。在进行HIMSS 6级评审的时候,专家问泰心医院是否有e-MAR,当时院方认为e-MAR就是患者院前用药记录。但是,专家提问好像与泰心医院的理解并不相同。在参评HIMSS7之前,泰心医院多次请教包括刘继兰在内的多位海外专家,发现在我国医院管理中并无相应的规定要求。

最终,泰心医院把e-MAR翻译为“药物整合和利用”。它包含几个内容,首先,患者所有的药物信息都要在一个界面上展示,包括:院前用药、长期或临时医嘱、手术用药、出院带药等;其次,所有用药信息均应为数据结构,可以进行智能化提醒。比如,某患者在院外用某种药品,如果入院没用,或者改药,系统就可以提醒医生。

董军说:“‘药品整合和利用’,不是像之前认为的只要有记录就可以了,而是要在药物的安全和质量上进行控制。在这点上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经过了三次JCI直到今天才能体会到这条标准的真正含义!”

董军感慨,有时,会自以为明白了,做好了,其实不然。很多标准,是要经过多次多个层面的学习和实施,才能领悟。有人可能会觉得泰心医院的东西没什么新鲜,大家都见过。董军用一个形象的比喻回应:没有吃过梨子,永远不可能知道梨子真正的味道。

重组架构,让需求更易实现

泰心医院信息化做得好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对医院信息化组织架构进行了优化。董军在之前接受健康界采访时曾提到,由于临床和信息之间的相互不了解,致使沟通不畅,临床部门提出的需求未必合理,给信息部门带来了极大的工作量,而效果未必很好。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今年年初,医院对医院信息化工作组织架构进行了改造。

之前,泰心医院信息化领导小组的设置是这样的:由院领导、各科室主任、各职能科室主任组成委员会,医院信息部属于委员会下设机构。经过改造,信息部变成了领导小组下设的办公室,办公室下成立了三个小组:管理工作组、医疗工作组和护理工作组。组员由医生、护士等Key User(关键用户)组成,和信息部工程师一起协作。

(信息化工作领导小组讨论优化流程)

在此次HIMSS 7评审中,医院信息中心主任李军特别介绍了新的组织架构,展示了不同部门在一起讨论的照片,并就该组织架构的作用进行了举例说明。

李军在一次儿科跟班中发现,在医生下完医嘱后,护士要根据患儿的身高、体重手工计算出应开剂量,然后再告诉医生。在了解完流程之后,李军召集了医生、护士和药师一起开会,讨论流程优化设计。

现在,儿科医生在下医嘱时只需点击“智能剂量引入”,系统就会自动显示患儿的身高、体重并智能计算出应开药物的剂量。不仅减轻了护士的工作量,而且提高了安全性。当然,其中也经历过不少修改,比如应按照最大剂量还是最小剂量开具等。

信息技术提升了医护人员的工作效率和医疗安全,反过来也让医护人员在参与流程改造方面有了更多的积极性。上述介入科的大屏,“护士长刘洪应记首功。”因为有这种需求,她参与了很多设计工作。

临床部门的积极性,已经成了信息中心“幸福的烦恼。”一方面因为信息化的应用能够体现自身部门的价值;另一方面,临床不断增加的新需求让信息部更加繁忙。但大家毕竟都是为了工作,护士门的积极性也“让信息中心不得不佩服”。

不是终点 而是起点

对于泰心医院来说,今年能通过HIMSS 7着实不易。临床工作本来就非常忙,5月份过了HIMSS 6级,8月份天津爆炸事件更是让医院忙得焦头烂额。但是因为医院在年初确定了今年要过HIMSS 7的目标,所以硬是撑了下来。

董军说:“如果刘晓程院长不下这个决心,就不可能有今天。”这也是她把领导的决心排在第一位的原因,然后才是决策和指挥。

医院中层则显示了很好的执行力和沟通力。“就像到了一场战斗的关键时刻,所有人都必须顶下来。”董军尤其看重的是泰心医院的文化,执行力和沟通力已经成为员工的一种习惯。

(刘晓程院长<左>在通过HIMSS7总结大会上讲话)

在评审总结大会上,刘晓程说:“通过HIMSS 7级不是终点,而是我们在利用信息技术支持临床工作征程上的又一个起点!”

不是终点,而是起点,绝不只是一句空话。

董军以医院的数字化心电图设备为例。出于临床需要,医院要把老的心电图产品全部更新成数字化产品。其间,医院管理层、信息部、临床科室已经沟通好,打通接口。

但是产品买回来之后发现,在上传心电图的时候,一张张上传没有问题,而多张打包的图片却达不到心电图诊断标准。护士不可能做完一个患者的心电图就要回到护士站上传一个。

经过协调,发现设备具有群发功能,只是没有开放。问题解决之后,新的问题又来了:护士希望能把医嘱传到心电图上,只需要一次扫描,心电图打印出来就可以附有患者的医嘱信息。而不是现在这样,每一次心电图扫描都要写上床号、病案号、姓名、年龄等。于是信息中心又重新买了扫描枪,找医疗IT公司进行对接……

董军总结:“不可能每件事情都会想得很清楚,只有在做的过程中,才会有新的想法。”

现在,董军和李军都经常收到医护人员关于信息系统优化的短信,一般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想法,某个信息点可以改进,我之前不了解,现在懂了……

“从终点到起点,不只是领导层有这个认识,所有人都认识到了,想法得到了升华,这是最可喜的事情。”董军说。


附:董军的诗《感悟HIMSS 7:原来是这样!》


经历了才知道

原来是这样!

这块金牌意味着什么?

是起点,而不是终点!


经历了才知道

原来是这样!

过程比结果更重要!

错误惊心动魄,

却让你懂得错在哪里,

尤其是你自认为懂得,

而其实是不懂得的那些错!

过程让你恍然大悟,让你刻骨铭心!


经历了才知道

原来是这样

评审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抓手!

员工解决问题的能力和表现让你震撼!

关键是

领导层的决心、决策和指挥!

管理层的执行力和沟通能力!


经历了才知道

原来是这样!

站在国际舞台你也同样优秀!

不仅仅是你需要学习世界,

世界同样需要学习你!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