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宁 | 护理之美,宛若芝兰

很久以后,王晓宁依然能清晰地回忆起第一次来瑞金医院的情景。

七 五 五


这是一次旷日持久的

寻医之旅

晔问

问尊严,问名声

问灵魂,问态度

……

READ ON


王晓宁

护理之美,宛若芝兰



人 物 介 绍




王晓宁,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主任护师。










1

命运之澜


 




很久以后,王晓宁依然能清晰地回忆起第一次来瑞金医院的情景。
 


 
“那时候,我还是小女孩,一次陪烫伤的母亲来就诊,只记得,医院好大好大,走着走着就迷了路,忽然面前出现两层法式洋楼,红砖外墙上镶嵌着白色的玻璃窗框,弧拱形的门窗,我惊呼起来,好美……母亲说,你长大了在这里上班吧?我说,好呀好呀……”
 


 
这种美好而清晰的感觉,一直陪伴王晓宁进入青年时代,1988年,她考入了瑞金护校,由于成绩优异,毕业后,她真的留在瑞金医院工作了,而这一转眼,就是一辈子。王晓宁觉得,这一切安排,好像都是一双神奇之手在推波助澜。
 


 
这就是命运之澜,一浪接一浪。
 


 
王晓宁被分配到骨科。
 


 
刚刚工作没几年,医院通知在职护理人员可以考上医学院的高级护理系,王晓宁正犹豫不决,被护士长当头棒喝:你这么年轻,为什么不去学习呢?老师的话是一定要听的,于是王晓宁开始自学考。
 


 
“学习的过程就像在上坡,在不同的阶梯,见到不同的风景,由被动学习到主动学习,我享受着学习带来的快乐,已经不满足于仅仅做一名勤快的护士。”王晓宁说,未来之门正向她打开。
 


 
大专毕业后,机会又来了。
 


 
王晓宁担任了骨科手术室的护士长。彼时,她并未感到胆怯,一来,她相信自己在工作上的能力,二来,前任尚在,带着她在这个岗位成长,着实减轻了心理压力。经过短暂的适应,王晓宁逐渐胜任了这个角色。
 


 
有很长一段时间,每天早晨7点之前,王晓宁一定出现在病区,而遭遇突发情况守在手术室不回家的情况也是寻常事。她认为,干好一名护士长,需要认真按照医院流程带头做好本职工作,要有应变突发情况的能力,面对自己所需承担的责任,也要有驾驭的能力。最要紧的是,做人要正直,处理问题要公正,敢为护士们说话。
 


 
许多年后,她的同僚说起一则往事,依然激动不已。那一天,由于一个误会,病人家属直接开骂,把一个年轻护士骂的掉了眼泪,她涨红了脸,冲上前去理论,她把胸卡亮给家属:有什么事你冲着我来,你去投诉,我是这个病区护士长。事后,家属知道误会,追悔不已,追着她道歉,连带着感激,因为,尽管受了愤怒委屈,那病人仍旧被照顾得妥妥帖帖。
 


 
1999年,她被推荐去日本静冈的骨科专科医院进修半年。王晓宁说,在这半年彻底打开了眼界。
 


 
“硬件确实比国内好很多。但最让我惊讶的,是那里的护理人员。她们的职业感、荣誉感比我们强。对病人的悉心照料,更多的是发自内心。有些卧床病人身上气味难闻,护士会蹲下身子,凑在跟前说话;阳光好的日子,常常推着病人出门晒太阳、聊闲天,用心程度,令人感叹。”
 


 
回国之后,王晓宁从手术室调到骨科病房担任护士长,在那里,有一种完全不一样的工作内容在等待她。
 


 



 



2
新的挑战
 




在病房担任护士长,真正的考验来了。
 


 
在这里,王晓宁不仅要和医生、病人打交道,还要和病人家属、工勤工作人员、维修人员等相处,而且,已经没有人为她保驾护航,一切都得自己拿主意。她感到了压力,于是,她慢慢学习着像老护士长一样,努力做到面面俱到,比如,给护士们排班时,要充分考虑如何才能让她们各尽其职。
 


 
当时,上海开始打造整体护理模式。这种护理模式不同于以往的功能制护理——以往的功能制护理,简单来说就是疾病护理,看到的只是病,而没有看到得病的病人。整体护理是以整体医学观为指导,以病人为中心,以护理程序为框架,将护理临床业务与护理管理的各个环节系统化,突出护理工作的科学性、系统性和整体性。
 


 
王晓宁开始探索。
 


 
随着外科手术的范围和领域日趋扩大,新方法、新技术、新设备层出不穷,手术向高难精细化发展,同时患者数量以及对围手术期体验的要求不断增加,因此,王晓宁花了许多心思,构思了关于系统护理流程、病人整体康复的全面解决方式,并且印发了宣教手册。“整体护理带给护理行业的是一次大的改变,过去护士也许只是负责打针换药,整体护理工作,除了要关注疾病的康复,还要关心心理健康,满足他们重新回归社会的需求。”
 


 
之后,她所在的科室接受了各级部门的检查,每一次检查,每一次解决新的问题,就是工作质量的一次提升。最终,王晓宁负责的骨科病区,成功成为当年上海市整体护理的样板病区。
 


 
王晓宁坦言,在骨科病房工作七年,头上有了白发。“学会了沟通。沟通是一门难学的艺术。在手术室工作的时候,最多的是与同事交流,哪怕意见不一致,争吵一次,明天依旧一笑言和,病房可不简单。”
 


 
她要与患者沟通。沟通用爱,悲悯体谅之爱。不同的患者,交流就不一样。遇到蛮不讲理的患者,她觉得无奈,但时间长了也会理解他们——他们其实不是不明白护士们的辛苦,只是病痛缠身,不得已寻找一个发泄口。
 


 
她要与医生沟通。沟通用情,并肩战斗的战友之情。和医生一起工作,知道对方的禀赋特点,形成彼此默契非常重要。因为,护士和医生一起配合工作的时间,可能比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还要长。
 


 
“比如,医生还没查房,配合工作的护士就应该知道管理的病人中,谁的化验结果异常,要提前告诉医生,如果有小的伤口,就需要提前换药处理,再告诉医生病人出现的问题。如果说,医生管理的是病人的疾病走向,护士就需要照顾到病人的治疗细节,护士甚至是医生和病人之间沟通的桥梁。”
 


 
她还要与工勤人员沟通。沟通用心,朋友一般的真心,不把护工看低一等。“就像平时,医护人员都不在病房时,如若病人有不好的情绪反馈,我们护工阿姨听到了,也会帮着开导。”
 


 
那七年,王晓宁并未感到焦虑,她说:“我是幸运的,就算在新的环境下,也有许多前辈为我排忧解难,给予我很多信任,陪伴我一起努力,我感激他们,我收获了更好的协调能力,沟通能力。”
 


 
的确,当王晓宁面临困难、遭遇委屈时,她会找好朋友倾诉,不经意的几句开导,往往让她豁然开朗,心中敞亮。她觉得,有同事的鼓励,新岗位带来的全新挑战,很快就能跨过去了。
 



3
改良与创新
 






 

在病区工作七年后,王晓宁因工作需要回到了手术室,仍然担任护士长。


只不过,此时,手术室的规模已经大多了,成了全院综合手术平台。王晓宁与另一位护士长,轮流执掌帅印,每天要安排全院近220台手术和应对各种突发事件。在专科管理上,她从原来只是负责骨科的手术,到需要负责骨科、神经外科、五官科、妇产科等更多学科的手术,除此以外,作为执政护士长,还要负责手术的整个运转系统——包括不同时间的手术安排和人员的分配。


身上的责任更重了,但王晓宁觉得,来到更大的平台时,又是一次人生的升华,也意味着,必须继续积蓄力量,加油充电。


2005年,王晓宁前往德国进修,在德国著名的创伤中心学习了两个月。“如果说第一次去日本留学,惊讶于设备的先进,那么这一次,我意识到临床设备一点都不输国外,不同的是,救治流程非常高效,负责方圆50公里的急救,有完备的急救车队,甚至有急救直升机队伍。”王晓宁被德国人流程的严谨性折服,她意识到完善的流程会使工作更高效,更安全。


2006年,王晓宁前往纽约的特种外科医院学习,对于关节置换的医生来说,这是殿堂级的医院,而给她offer的,是全世界做关节置换手术排名前五的大咖医生。当到达医院的时候,王晓宁再一次震惊了,她看到这家医院只有十三间手术室,却能拿下一年20000台的手术量。


“他们做到了,一间手术室一天可以完成七八台关节置换手术,这也是源于高效配合的手术团队,但是美国医生和德国医生却完全不同,美国的医生处理方式更开放。这方面,我们与这样优秀的医院仍有很大的距离。对我们而言,关节置换手术属于大型手术,但在纽约,患者是手术当天入院,就像拔牙一样——术前准备,等待医生,进行手术,如若一切顺利,第二天就可以出院。”


她意识到手术团队专科化的重要性,回到国内后,她开始组建精细化的手术专科团队,推动手术病人的快速康复理念。除此之外,王晓宁在手术室的各种管理上,做出了许多新的改良与创新。比如,骨科手术一直以手术复杂而著称。随着新手术的不断开展,器械种类越来越多,各类配套器械应运而生。目前所有不同的植入、内固定手术均有相应配套器械,这就要求手术骨科护士既要熟悉手术解剖步骤,又要熟悉各类器械的名称、用途、使用方法。如何提高手术室工作效率、减少手术并发症,强化患者围手术期管理也成为骨科发展的热点话题之一,其中,手术器械的管理尤为重要。


王晓宁表示,对于骨科手术而言,感控要求更为严格。因此对骨科手术的器械、植入物等,灭菌处理要求更高。除了物理、化学灭菌监测外,骨科的相关植入物还要完成微生物检测之后,才能植入患者体内。此外,骨科一些特殊器械是由厂商提供并流转于各大医院,为了防止交叉感染,在灭菌前更需要严格的清洗处理,只有彻底的清洗才能达到完美的灭菌效果。


“骨科手术的有些特殊器械是由器械商送到医院,用过后再拿走,下次使用时再送来。事实上,这类器械在各大医院间轮转使用,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对于这样的器械,王晓宁与医院领导商量后决定:器械就存在瑞金医院,与本院的手术器械一同灭菌清洁放置。器械公司最终被说服了,手术医生也觉得效率高了许多。


器械储存方式的改变,使王晓宁带领的护理团队的《骨科外来器械和植入物备货的标准化管理》获得了2014年上海市护理工作改进成果奖。


创新成果还在延续。


手术铺巾通常是平面的,但由于骨科有很多特殊的手术体位,比如平卧牵引、侧卧牵引等,这种体位就使手术的铺巾变得很复杂,王晓宁在国外见过垂直的铺巾,回国后就和工程师商量,设计出独特的架子——可以使平面铺巾变成立体,更好地隔开无菌和有菌区域。对此,王晓宁在给医院的报告中提出:第一,立体铺巾可以大大减少铺巾用量;第二,大大减少铺巾所用的时间;第三,医生的满意度提高。如今,这类铺巾,已经作为专利在瑞金医院使用。


“出国进修,所见优秀之处,与自己医院的实际情况相适应,创造出更好的方法,这就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王晓宁说。



 


 


4
抗疫之战
 




2月8日,王晓宁作为瑞金医院第四批援鄂医疗队的护理领队,出征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这是一段一生难忘的回忆。
 


 
抵达武汉后的第二天一早,王晓宁她们就整建制接收了E3-4重症病房,立即与几位护士长一起用最快的时间编制好护士分组排班,同时将病房布置妥当,当晚就收治28位新冠重症病人。每天晚上7点,她召集护士长和护理组长们一起开会,针对每天遇到的护理难点、管理难点,听取、收集大家的意见,立即整改落实。
 


 
“所在病区共有52个床位,基本上每天都处于满员的状态,平均一个护士就要管15个病人。由于没有护工和工勤人员、家属也不能进入,除了日常护理工作外,护士们还要给患者做生活护理,包括给喂饭、泡热水瓶、换尿布等;病区中还有帕金森和痴呆症患者,都需要给予特别的关照……”
 


 
王晓宁坦言,那时的武汉防疫物资稀缺,每天要开很多场会议,在不同的队伍之间也会有矛盾,大家都已极度疲惫了。
 


 
“只能一切靠自己,带领大家,协调关系,好在,瑞金平台是我们强大的后盾,给与我们极大的支持和底气。”
 


 
当问到王晓宁,出征武汉之前,是否有过害怕,她说:“就像发生在一瞬间,来不及害怕。”其实,她内心是纠结过的。这支护理队伍的每一个人,来自医院各个科室,不同专业。回顾当时的情形,王晓宁发现,自己内心是复杂的,排兵布阵几种方案,纠结了七八种方案,如何完成任务、平安带回这支队伍,真是一个大大的挑战,王晓宁不能让队员们看出她的丝毫犹豫和纠结,同时,她也想表现出她的自信——带领队伍一起克服所有的困难,所以,她努力隐藏了负面情绪。
 


 
“现在当然可以说了,但那时许多危机就像一点就燃的火药桶,有一次,抗疫物资只够用半天,这就意味着只能减少进仓护理人员数目,而进去的护理人员的工作量要增加许多。好在,关键时刻都化险为夷。”
 


 
王晓宁就像一枚定海神针,最终带领队伍凯旋。
 


 


 




 

口述实录





 


 


 



 唐晔

 








王老师,您和我们分享一下,瑞金医院手术室规范化流程和医护配合方面有哪些独到的经验?


王晓宁
 








现代化的手术,需要手术医生、护士、麻醉、康复等多科室相互协作,共同完成患者在术前、术中、术后的整个手术诊疗流程的一系列工作。一台高质量的手术,取决于手术人员对于手术的理解、手术决策、手术技能、表达和手术组的配合。因此,规范化的流程和良好的医护配合、团队协作是提高手术效率的关键。


 
在瑞金医院,我们会对骨科手术制定一套完整的SOP流程,明确手术细节中的协调配合工作,并对参与的医护进行规范化培训。同时医院强调手术流程的专科化,提高手术的精准与高效,降低并发症的发生。瑞金医院有10个手术专科,不同的专科手术会配合不同的专科护士,并且专科护士的培训与专科医生的培训同等重要,新手术开展或新工具新设备新系统准入之后,医生与护士是同步进行培训学习。国外学习回来的医生在开展新手术前,也会被要求对与其配合的专科护士进行授课培训,并且安排workshop、实操等完成熟悉SOP流程。


 
对于进入手术室的年轻护士,会为她们制定1-3年的轮转计划,掌握不同体系如腔镜、普外、妇产科、骨科等各种手术。3年后,医院科室会对每位护士进行定向培养,她们将固定在某个科室进行长期的工作学习。一般在5年后,医院会对轮转的护士进行定向分组,分配其到固定专科,融入专科团队的配合。这样的专科化培养会让护士团队在工作中更好配合手术、更透彻了解器械操作和医生习惯、让医护合作更融洽更高效。



 唐晔

 








您管理团队的特点是什么呢?


王晓宁
    








第一,我专注于把控大方向,不太拘于小的细节,这和我性格有关(笑);第二,我待人真诚,公私分明,不管对方是谁,谁做得好,我会褒奖肯定,谁做得欠缺,我一定会指出,所以,连有些医生见到我都有些“敬畏”——有问题我会直截了当“剋”他们。


 
不过,我们医院曾做过护理部满意度的测评,在多年以后偶然才知道,我的分数是最高的。我很欣慰,我们那些姑娘,不管是后辈还是前辈,都愿意向我袒露心声,这让我感到很开心;在好多人眼里,手术室有事情发生了,首先要找的一定是护士长,我肯定是“踩着风火轮”去救场——我希望是一根人们心里的“定海神针”,被需要总是美好的(笑)。



 唐晔

 








会不会把气场带回家呢?


王晓宁
    








尽量避免,可能回到家也会带着“雷厉风行”的气场,但我会努力将自己的情绪转化到一个更温和的状态,尽量不把负面情绪带给家人。



 唐晔

  








您遇到过最大的委屈是什么时候呢?


王晓宁
    








是能力不被认可,或者是被误解却无从解释的时候。好在我善于排解情绪,逛街、美食、美酒、电影,看更多的风景,这些都可以调整情绪。

 唐晔

 








您觉得个人的幸福感、成就感高吗?


王晓宁
  








挺开心的,比如从武汉回来,见到阔别的亲人,瞬间心花怒放。幸福的时刻其实很多,比如升了职称,我是主任护师,我们医院只有两三个(笑),目前工作相对比较顺利,对生活也是很讲究,有追求的,一路走来,从年轻时的毛躁,到如今的沉稳,我真的很感恩过去的每一位老师,包括每一次碰壁,真的是全新的成长;每一次登上一个高坡,便会看到更美好的风景。



 唐晔

 








您对科室年轻的姑娘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什么呢?


王晓宁
    








感恩现在的工作。工作让你们有体面的收入和生活,也给了你们很好的平台,见证很多伟大与光荣——在医院食堂吃个饭,可能旁边坐着的就是医学大家,有机会聆听他们对人生,对生活的理解,那是千金难买的。


 
医院将会越来越注重年轻护士团队的成长与发展。以瑞金医院为例,医院作为年轻护士职业生涯提升的平台,会尽可能帮助新入职的护士快速成长成为专科护士、培养她们成为资深护士甚至护理专家。


 
所以,年轻的姑娘们,要对这份职业充满热爱。目前这些年轻人的基础起点很高,她们有好的学历,出色的职业技能,并且有更多更便利的学习渠道。相信她们在医院提供的发展平台上,加上个人对职业的热情和长远的职业规划,会取得更高的成就。



 唐晔

 








以您的年龄,认为怎样的女人才是最美的呢?


王晓宁
    








其实,我和我朋友也聊过这个话题,我觉得,我最爱现在的自己,有知识底蕴,有眼界,有辨别是非的能力,整个状态是沉稳的,不急功近利,对身材和容貌都可以负责,而且现在的我,是有责任心的,最重要的是,清楚地认识到了自己的缺点,纵然无法改变,但却能悦纳自己。



 唐晔

 








您闲下来最近在忙什么呢?


王晓宁 
    








健身。到了这个年纪,体力开始下降,刚到武汉的72h没有合眼,总算可以躺下休息的时候,又睡不着,可谓是身心疲惫。回到三十年前参加工作的时候,晚上不能睡觉是常事,但是很快就能恢复过来,现在需要恢复好几天。所以我重新“拾起”健身,让健身教练帮助我做更好的自己。



 唐晔

 








已是开学季,如果您给学护理专业的学生上一堂无关专业的课,您准备上什么呢?


王晓宁
       








我会讲一讲气质之美。工作了这么多年,你会发现,有些护士做事的时候,那种沉静、沉稳、专注的状态非常美的,让人顿生信赖。这种美,不是纸面上夸的“天使”,而是从内在骨子里提炼而生,是善良聪慧、能解人意、果断坚毅混合在一处的气质,是一段香,是一朵芝兰,是一张琴,不只是有专业知识就可以的。






 



 



采访/唐晔  编辑/玉娇龙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