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例 | 上海公立互联网医院的困境及解决对策

公立医院互联网医院的未来发展上,更多的可能正在酝酿。

2020年寒冬过后随着气温回升的,还有公立医院在互联网医疗上的加速。

一份数据报告显示,中国“互联网+”公立医院已从疫情前的170家迅速增至今年5月的1000余家,国家卫健委的委属管医院互联网诊疗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7倍。上海率先将“互联网+”医疗服务纳入医保支付范围,积极探索实体医院在“互联网+”时代的可能性。

7月15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医疗保障局等13个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下称“意见”)中,明确要积极发展互联网医疗,探索完善多点执业新模式,为未来医疗格局的改变释放了信号。


◆常见病、复诊网上服务正在普及

2月28日,上海市儿童医院正式拿到市卫健委颁发的互联网医院牌照,标志着全市首家儿童互联网医院的正式亮相。上线5个多月以来,上海儿童医院互联网医院已经在最初上线时的内分泌科、皮肤科、儿内科、儿保、肾脏科5个科室的基础上,增加了耳鼻喉科、中医科、消化科、心内科,目前线上共有9个科室,累计咨询量达到4万+,线上诊疗业务量达到8000+人次,开具处方4000+张,业务量位于上海市级医院首位。

“家长都是年轻人,对新事物的接受能力很强。通过这几个月的运营,我们感到家长对于线上医疗是欢迎的。对于外省患者来说,在互联网医院进行复诊,能够减少路上的时间和花费,还不需要担心医院内可能的交叉感染;对于医生来说,我们也在院内做了一些激励措施,希望他们利用平时的碎片时间,为线上病人提供一些医疗服务。”上海儿童医院院长于广军接受《新民周刊》采访,谈及医院在互联网医疗上的努力。

他说,线上咨询平台已经成为青年医生发挥实力的新平台。“在线上的咨询做得好的话,会增加患者对你的信任。对于医院来说,在健康教育、慢性病管理方面也有积极影响。”

上海儿童医院从2016 年就开始探索建设互联网医院并率先上线微医系统。2019 年 7 月,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上海市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明确了互联网医院的准入条件、执业规则和监督管理要求,儿童医院第一时间按照准备互联网医院牌照的申请资料。“疫情的到来加快了互联网医院建设的进程,年初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加快审批发放互联网医院牌照,我们医院顺利成为首家儿童互联网医院。”

在儿童互联网医院的建设中,上海虽然是摸着石头过河,但也取得了一些成绩。于广军向记者举了个例子:“国家社保里的医保电子凭证里面没有纳入儿童患者,于是我们和医保局协商后,通过家长认证和儿童进行绑定的方式,为看病儿童提供医保在线支付的服务,这是解决儿童医保支付问题的上海方案。”

此外,互联网医疗中药品配送是诊疗服务的关键一环。“一开始我们用社会上的快递公司配送,但专业性不够,后来,国药、上药集团联合设立了云药房平台,建立专门的儿童医院的配药仓,只要是儿童医院开出的处方,不论任何地方,他们可以从配药仓中直接取药送到患者的家中。”

6月24日的上海市政府新闻发布会上,市卫生健康委主任邬惊雷介绍,上海目前已有26家互联网医院开展互联网诊疗服务,在长宁、静安、普陀、浦东等4个区试点开展的“互联网+护理服务”正在稳步推进。“围绕建设健康上海和亚洲医学中心城市目标,本市要构建更高水平的基本医疗卫生制度,努力实现‘病有良医’。”

◆5G时代,看病会发生什么改变?

8月6日,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与上海移动共同宣布启动“5G医疗新基建”项目建设,这也是国内首个医疗新基建重大项目。市一医院院长郑兴东介绍,市一医院从去年就加快投入5G医疗广域网建设的脚步:率先搭建起市内规模最大、跨区联动的医疗场所5G应用专网;探索基于5G的急诊急救一体化新模式,打造国内第一辆5G救护车,实现患者“上车即入院”;探索5G应用于智慧发热门诊新模式,并在新建成的发热门诊与隔离留观病房中采用5G人工智能机器人。

除了最大限度地利用5G的性能优势,为患者提供高水平的医疗服务外,市一医院在智慧医院的建设上也下了不少功夫。市一医院信息处负责人傅春瑜介绍,自2011年起,市一医院就致力于探索智慧医疗在实践中的应用,在各个点上均有突破,随着互联网医院的开展落实,这些点逐渐相 界,围绕着SMART(Service,Management,Architecture,Research,Technology)出现了一个闭环的框架。

最近,市一医院服务号上更新的“患者自助服务中心”背后,就暗藏着傅春瑜团队不少的“小心机”。“自助服务中心是患者到医院前对医院的初印象,界面如何设计更加友好?功能如何操作更加简便?都是我们要解决的内容。”傅春瑜拿着手机给记者演示,点进“预约挂号”后,患者选择好院区和科室,点下预约按钮,不到一秒就完成了网上挂号的操作,“毫秒级的响应速度,背后却蕴藏着许多创新设计和技术改良,为了不让患者的手机总是显示加载的小圈圈,提高患者的就医体验,我们技术部门力求极致和完美。”

此外,“患者自助服务中心改版后,我们将 “预约挂号”“网上就诊”“账单中心”“电子凭证”四大功能入口放到了最上方醒目的位置,这背后也是花了心思——傅春瑜团队综合过去几个月患者的点击量,挑选出使用率最高的几个功能进行界面动态布局;除了按钮位置,傅春瑜团队甚至对每个功能的LOGO和配色进行个性化设计,力求美观简洁,让患者使用顺手。

疫情期间,民众对互联网医院的需求强烈,傅春瑜恐怕是第一个感受到的。“我们应上级部门要求,紧急上线了新冠肺炎在线咨询功能,这对于医生们是一次考验,对于我们也是一次难忘的挑战——短短一个星期时间,我们170多位医生共接待了超过17万民众,我们的服务号订阅数1个月收获了30万粉丝。”

互联网医院上线后,对信息技术部门的要求更高了,“我们的工作就好像是一家互联网企业,每天整合需求、创新思变,天天在学习,加班是常态。”傅春瑜告诉记者。

互联网医院的一大特点,就是让市民的生活变得更方便。上班族老陈平时很难请假,但他的高血压必须按时服药控制。听说仁济医院互联网医院上线,而且支持医保脱卡支付诊疗费和药费后,他在手机微信上绑定了自己的医保电子凭证,进入了“互联网医院”功能,上传病历材料,提交复诊申请。

在完成医保电子凭证激活后,他发现挂号费已经能够通过手机进行医保部分的结算了。在和医生进行了线上交流后,医生很快完成了处方。老陈收到支付提醒消息,通过医保授权,完成了自费部分微信支付。订单里填写了药品配送地址,就等药品送货上门。老陈深深感慨:“对于我们这些难以请假看病的上班族来说,这简直是守护健康的‘神器’!”

从前去医院看病,须带好医保卡、病历本等等,随着互联网+技术的优化,上海市医保电子凭证脱卡支付、就医服务号的线上支付以及随申办市民云的信用无感支付和线上支付已经逐渐在上海各大医院普及。仁济医院更是作为上海市“医疗付费一件事”改革试点的首家三级医院,率先上线了这一功能,解决了患者“需要就诊却发现没带医保卡”的尴尬,也有效降低了交叉感染的风险。目前上海各大公立医院也纷纷上线门急诊电子票据和互联网医院电子票据功能,打通了就医流程信息化建设的“最后一公里”,使患者全程避开排队环节。

◆病种、收费……政策瓶颈不少

疫情前,公立医院参与互联网医疗的积极性并不高。复旦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所长高解春认为,中国互联网医疗的开展,公立医院必将是主力军。“互联网医疗法律主体是谁?医疗机构。互联网医疗最主要的主体是谁?医生。中国最多的医生在哪里?在公立医院。因此,中国搞互联网医疗,如果公立医院不介入那绝不可能搞起来。”刚刚颁布的《意见》中也指出,要推进线上预约检查检验,探索打通检查结果和线上处方的互认,将符合条件的“互联网+”医疗服务费用纳入医保支付范围。这无异于为公立医院入场疏通障碍。

“公立医院以实体医疗机构为依托,老百姓的信任度比较高,但受制于国家的政策也会更多一些。”一直关心移动健康领域的于广军院长告诉《新民周刊》,对于公立互联网医院,国家一直秉持着包容审慎的态度。包容审慎,内涵就是既要创新,更要安全。

“前几年公立互联网医院进展缓慢,相关部门严格监管下,医院要考虑到线上医疗的安全性,对于医生、药师都要求电子身份信息认证等,同时,医院还需花费大量人力财力精力建立这套系统,但政策上却只能开展一些常见病慢性病的复诊工作,对于医院业务量也没有很大的影响,需求并不那么迫切。”

突如其来的疫情,打破了原先的节奏,公立互联网医院加速上马,“但对于公立医院,政策仍然限制很多,这几个月我的体会是,国家先开一个小口子让我们去探索,探索中碰到问题再修改”。于广军介绍,目前互联网医院真正涉及核心医疗服务的只有慢性病常见病复诊,很多科室都没能上线互联网平台,“最近和其他医院交流,发现大家都希望能够多开放一些科室,甚至在严格把控风险的前提下,可以开放部分病种的初诊。比如可以看图说话的皮肤科,还有腹泻等相对简单的疾病,通过线上咨询可以做出初步判断。即便不是简单的疾病,也可以起到一个分流的作用”。

第三方机构主办的互联网医院,拥有自主定价的权利,而目前公立互联网医院上线的网上咨询服务是不收取任何费用的,即便是诊疗服务,也只有普通专科,这意味着不同年资的专家在互联网平台上的挂号费无法区分。“公立医院有着天然的公益属性,但我认为专科咨询,还是应该给予医生一定的劳务补偿,而且据我们的观察,很多医生线上问诊与病人的交流时间比线下是要更多的。如果政府从医保支出的角度来考虑,那么为患者提供自费选项不失为一个好的解决办法。”于广军表示。

在于广军看来,公立医院未来在互联网医疗领域大有可为。“首先,互联网+可以将物联网和家庭健康监测结合起来,对慢性病患者起到一个全流程的管理。比如通过一套家用的设备,实时将患者的血压、心率、血糖等传给医疗终端,达到患者的身体健康;其次,患者出院的随访也可以通过线上来实现;远程的MDT会诊和学科讨论,同样可以借助互联网+平台开展。”

互联网医院的关键一环——支付方式上,“除了医保,还可以把商业保险对接到互联网医院,开发一些新的险种,在平台上直接完成商业保险支付的问题,做到实时报销结算,并适时推进长三角地区居民社会医疗保险的异地结算”。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