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不辱使命的独立血透中心,将被新规引向何方?

独立血透中心亟待更好的政策环境。

(本文为健康界“第三方医疗机构疫后变局”系列的第一篇)

在独立血透行业从业多年的张永强说,“希望大家重视,兹事体大。”

他指的是《血液净化标准化操作规程2020年版征求意见稿》(下称2020SOP征求意见稿)终于在7月推出。

7月20日,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在网站发布了《关于血液净化标准操作规程(2020年版)(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公告》

此前,《血液净化标准操作规程(2010版)》(下称2010版SOP)发布已近10年。而2019年7月,2019年版征求意见稿(下称2019SOP征求意见稿)发布。

2019SOP征求意见稿在院感防控、机构设置等多方面均大幅度修改,其中关于独立血透中心设置标准的规定等,调整幅度较大。当时,多名血液透析中心从业人表示称,新版规程在行业中“炸响惊雷”。尤其对民营血透中心,若付诸实施,行业大调整在所难免。

健康界也在当时发出呼吁,称“血液透析服务不仅是一门生意,更重要的还是一种医疗服务,本质上要为患者解决问题。”(“炸响惊雷”独立血透中心或遭遇大调整

中国透析市场规模全球居首。2010年前,中国血透患者仅有16万左右,从2010年到现在,我国人口数没有太大增长,但血透病人的量已经接近70万。这主要是因为患者生存时间延长,而中国患者目前平均生存时间仅为5~6年,远远不及日本的25年。按照日本标准,中国患者基数可达两三百万人,透析市场空间广阔。

血透行业对技术要求相对平稳,较容易标准化复制。近年来,政策松动,资本入局,连锁化集团化血透中心在2016年随着政策开闸而兴,却又因政策变动可能遭遇重大调整。

能否入医保仍是关键

达康医疗血透事业部总经理胡俊介绍,对于独立血液透析中心来说,在67号文的基础上,征求意见稿主要确定了独立血液透析中心的存在和定位,强化了人员、院感控制、质量改进和全国血透登记系统(CNRDS)的要求。在多个篇章里面都强调了CNRDS的要求,而且细致到了培训、操作和考核。

最明显的变化体现在人员配置标准上要求更高,独立中心负责人不仅要求副高级以上职称,还要求5年以上血液透析工作经历。此外要求固定的主治医师一人,多点主治医师一人,每班必须两个医生在岗,每个医生管理不超过20台,护士由每人管理不超过5台改为不超过4台。

征求意见稿中还提到了保洁人员的规范化培训,如何规范、如何培训、内容有哪些,还需要行内进行实践和总结,对药房、检验、消毒供应室也提出了要求。

胡俊表示,“对于独立透析建设运营而言,药房可以考虑,但必须配置药师;检验和消毒供应室不建议考虑配置,从管理要求上看,不是独立透析中心规模可以承接的。”

国内透析领域人才稀缺,本就是民营机构规模扩张的瓶颈之一。健康界所接触的民营血透企业,无论是达康医疗还是爱肾医疗,都提到人才的吸收和培养。

作为民营医疗机构,血透中心在审批环节、经营环节、医保控费环节都存在压力。2016年原国家卫计委发布过基本规范和管理规范,当时起草过程中首先是考虑满足透析需求,标准放在一个可执行可推进的基础上,特别是对从业人员资质要求上,并未一味强调透析中心必须要有很高级别医生。且血透中心相对容易标准化,总体技术需求平稳,对资深专家并非绝对依赖。

此次新出的征求意见稿之外,医保准入、医疗机构定级、区域规划审批等政策开放度不足,都会成为血透中心发展绕不过去的难题。如在医保准入方面,透析项目目前国家是按照特殊病种给予医保支付,最低保障也有80%报销。

如果医保审核没有通过,透析机构就没有足够的患者。血透中心在建立时就要跟医保主管部门审核拿到医疗执业许可证等资质,然后申报医保验收,通过后获得医保资质,实现网络接通后才可对病人实现医保报销。

本来在今年6月,十部委联系发布促进社会办医持续健康规范发展意见,民营医疗机构发展进一步获得支持。如在医保资质方面,意见要求将更多符合条件的社会办医纳入定点,社会办医机构正式运营3个月后即可提出医保定点申请。这些对这独立血透中心都构成巨大利好,但投资者仍关心政策能否在地方真正落地。

民营的更健康

今年院感事件频发。5月27日,江苏东台市人民医院被爆出发生大规模院内感染,共有69名血透患者被确认感染丙肝病毒。6月5日,国家卫生健康委组织召开全国医疗感染防疫工作电视电话会议,此次会议在业内规格之高,规模之大十分罕见。

健康界梳理15年来媒体披露的17起重大院感事件,发现统计结果中有两起发生在民营医疗机构,其中一起是血液透析中发生的医院感染事件。

2013年,安徽省淮南市新华医院血透患者感染丙肝事件,被认定为是一起严重的医院感染事件,而这家医院就是一家民营医院。

2012年,温州某诊所“一针多用”或穴位注射交叉感染,诊所给予患者经济赔偿。

而发生在独立血透中心的感染事件,国内尚无先例。

对此,爱肾医疗合伙人张永强认为,客观而言,独立血透中心出现时间短、数量也相对较少,而公立医院的血透中心已经发展了很长的时间,血透中心的规范本身就在不断完善,公立医院早期建立时受时代条件所限,会遗留一些不规范之处。

“但民营独立血透中心都是最近这几年,按照高标准严要求做出来的,验收的过程也很严格,相对来说没有历史包袱,起点比较高”,张永强说。

达康医疗目前已在江西、山东、河北、山西、广东等14个省、市建立和运营独立血液净化中心和肾脏病专科医院100余家。在县一级,特别是贫困偏远区县,达康医疗推进独立血液透析中心建设工作,先后在45个县级地区开设独立血透中心,通过配合各级政府扶贫整体战略,联合社会公益机构,积极探索医疗扶贫新模式,有效解决尿毒症患者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问题。

我国大部分血液透析室均设立在二级以上医院,全国800多个国家级贫困县和中西部医疗资源薄弱地区的血液透析资源甚是匮乏,无法满足基层患者需求。为了维持生命,凌晨起来扒火车赶往大医院成为基层尿毒症患者的日常生活状态。基于这一现状,达康医疗开始把目光投到老少边穷地区,贯彻了医疗资源下沉,解决了基层患者的切身问题。

达康医疗董事长陈少波向健康界介绍,山西五寨、繁峙、河曲属于国家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地处太行深处,交通极为不便。五寨县的患者去忻州透析,来回要320公里、8个多小时,患者每年看病要多花几千元路费。而达康医疗在这三个县设立了血液透析中心后,覆盖半径辐射到周边6个贫困县,保证了尿毒症患者在1~2个小时路程内即可得到治疗,避免了舟车劳顿,减少了非治疗费用支出。

如果征求意见稿的要求不变,并实施起来的话,在五寨这样的血透中心,要按照要求设置两位主治医生坐镇,这样的人员设置显然很难。

“我们不是把这件事仅仅当作一个生意来做,而是解决患者的问题。”陈少波说。

不仅是一门生意

征求意见稿发出后,7月中旬,广东卫健委也印发《广东省血透中心(室)感染防控指引的通知》,其中明确提出,独立血透中心要设置副高以上职称,且有5年以上血透工作经历的医师担任中心负责人。

梳理独立血透中心开设的政策变化过程,会发现这是一种松紧交替的趋势。

2014年国家卫计委发出《关于征求独立血液透析中心管理规范和基本标准意见的函》,从而打破了此前民营机构不得介入独立血液透析服务中心的成规。

2016年原国家卫计委引发血液透析中心基本标准和管理规范(67号文),明确血透中心为单独设立的医疗机构,不再要求必须为拥有肾内科的二级以上医院才能设立,鼓励并有限审批连锁化、集团化血透中心。

2017年2月28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关于修改〈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的决定》(国家卫生计生委令第12号),确定增加血液透析中心等5类医疗机构类别,并纳入社会投资领域,鼓励血液透析中心向连锁化、集团化发展,向民营资本开放。

一系列政策松动引来社会资本纷纷入局。而东台医院感染事件爆发后,以2019SOP征求意见稿为代表,行业标准提高,其中对民办机构出现不对等的要求,业内人士的投资热情面临挫折。

“(征求意见稿的)要求是否切合我国实际状况,是否利于独立血透中心的发展,尤其是是否利于基层血透患者的稳定治疗需求,值得监管部门三思。”一位业内人士这样说道。

毕竟,血液透析服务不仅是一门生意,更重要的还是一种医疗服务,本质上要为患者解决问题。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