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制大限“缓冲期”过半,国资平台这样为企业医院“兜底”

缓冲期过半,国有资本承接企业医院改制从未停下脚步。

原定于2018年底的企业医院改制“大限”,由于剥离企业医院的进程远比预期的更加艰难和缓慢,国务院国资委在时间节点上做出让步,把企业医院的剥离大限延后到2021年,增加了三年缓冲期。

迄今,缓冲期过半,企业医院按照134号文给出的四条剥离之路前行。四条出路分别是:关闭撤销;移交地方政府,纳入公立医疗体系;接受社会资本的重组改制;在以健康为主业的国有平台上进行资源整合。

“相较而言,国有平台的资源整合,是企业医院较为理想的出路。”上海交通大学医疗服务指数研究所所长曹健表示。

所谓健康为主业的国有平台分为两类。一类是由国务院国资委指定的六家国有资本托底平台,国资厅发改革〔2018〕25号文中指定六家中央企业可参与国有企业办医疗机构的资源整合,分别是华润集团、国药集团、中国诚通、中国通用、中国国投、中国国新六家“国字号”企业,支持通过资产转让、无偿划转、托管等方式对国有企业办医疗机构进行资源整合,实现专业化运营和集中管理。

另一类是由地方国资委搭建的托管平台,如陕西、辽宁、浙江等地成立了省级健康医疗产业集团。

健康界从业内广泛了解到,国有资本正在承担此次企业医院改制中的最大“托底”。“这六家平台被寄望凭借专业化管理、资金和国企三大优势,以打包方式整合现有企业医院资源,高调进入医疗卫生领域,使分散在其他行业的资金得以资源整合方式转移至医疗卫生行业,同时实现‘兜底’。”中国卫生集团有限公司总院长王景明如是说。

如今“缓冲期”过半,六家平台承接企业医院进展如何?

脚步不停

据调研,国资承接医院的脚步从未停下,即使在疫情期间。以中国通用技术(集团)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下属的医疗上市公司环球医疗为例,在2020年数次成批承接来自煤矿、铁路等行业国企的企业医院。

2020年5月31日,中国五矿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五矿集团)三家医院资产注入环球医疗,分别是:中国五冶集团有限公司医院、中国十九冶集团职工医院和五矿邯邢职工总医院,合计床位数1647张。以上医疗机构分布在四川成都、攀枝花以及河北邯郸,均为人口相对密集城区,地区经济发展较好。

早些时候,5月20日,环球医疗与中煤第一建设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双方将成立医院管理公司,环球医疗具有控股权。共同成立的医院管理公司将成为中煤一公司岭北职工医院、中煤第一建设有限公司职工医院的新举办人。 

3月31日,疫情还未完全过去,环球医疗与中铁国资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就中铁国资旗下七家医疗机构资产注入签署合作协议。这是继去年3月,双方在中铁一局若干医疗机构项目成功整合的基础上,对合资成立的北京和西安医院管理公司进行运营管理后的再次资产注入,实现了环球医疗医院集团版图的进一步拓展。

迄今,环球资源仅接受铁路系统的企业医院就先后两批,共达18家。

2019年12月28日, 环球医疗与阳泉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医疗机构整合签约仪式在山西太原举行。阳煤集团是山西省属大型国有企业,位列世界500强,旗下拥有多家医院。阳煤总医院管理公司是阳煤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管理包括阳煤总医院、阳煤二院、阳煤三院等7家医院,总开放床位2123张。

2019年11月30日,环球医疗与成都中电锦江信息产业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双方将成立医院管理公司,环球医疗具有控股权,医院管理公司将成为锦江医院(又名成华区建设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新举办人。

据统计,在去年7月健康界对国资平台承接企业医院进展梳理之后,仅中国通用就持续接受了不少于30家企业医院。

而其他央企平台也都有不同程度的进展。国药集团在6月19日与同煤集团医院改革合作项目正式落地;3月25日,国药巴山(重庆)医院管理有限公司。因还在疫情之中,会议采用“云揭牌”的形式,航天科技集团和国药集团首个医院改革合作项目落地。

形势以打包为主

正如王景明所说,国资对企业医院的承接方式依旧以打包为主。相比较移交地方政府,资源整合和重组改制的改革路径则更具可行性。近年来,随着企业医院改制步伐的加快,不少地方的改制呈现出了“一次性打包改制”的特点。而央企的“打包整合+国资操盘”组合拳,则更受待改制企业医院青睐。

国药控股旗下专业从事医疗机构投资与运营管理的平台国控医疗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健康界,承接企业医院告知工作繁琐,打包比较有效率,而且也便于实现资源协同。

“这样的合作肯定是好事,地方国资委搭建的平台央企合作,对亟待出路的企业医院是很好的方向。”上海交通大学医疗服务指数研究所所长曹健在评价辽宁33家企业医院打包并入华润医疗版图时,曾对健康界表示。

曹健认为,打包改制是目前企业医院改革一个比较稳妥的路径,解决了国有资产评估难题;又可在打包改制之后,实行专业化、集团化方式管理,改变了以往只隶属于某个企业,粗放式经营的现状,有利于集中进行上下游产业链的整合、医院的重新定位以及资源的合理配置。在曹健看来,一次性整改效果更好,职工的接受度也更高。

除华润健康外,同为六家国资托底平台之一的中国通用,旗下拥有通用环球医疗,同样将两类国有平台打通,通过与地方国资委搭建的平台合作,来承接企业医院改制。

“央企有这个实力。”曹健认为。

例如,环球医疗就在陕西成立医院管理联盟,联盟成员单位包括西电医院、咸阳彩虹医院、西航医院、中铁西安医院、中铁唐山医院、中铁华州医院、中铁宝鸡医院、中铁咸阳医院、兵工西安医院九家医院。其首席执行官彭佳虹并表示,在集团战略的指导下,联盟可以发挥示范引领作用,具有强大的协同效应。而从集团角度”打造通用环球医疗西北地区医院管理示范群,成为集团标杆“。

保证人力和资源

“曾经,上市药企、医药器械、房地产商,甚至汽车制造商都在投资社会办医。”广州艾力彼医院管理研究中心庄一强提及,这些资本投资民营医疗的主要手段就是收购,亟待改制的企业医院成为最大的目标。而经历过这一番并购潮之后,也被林杨林认为企业医院并购1.0时代已过去。

“央企接受的医疗资源都是不错的,通常都是大型国企旗下的多家医院打包,本身这些医院的资质就不错,而从地位上来说,也承担一方医疗工作,所以不能让这些医院的国有资产流失,也不能让医院垮掉,影响当地群众的就医需求。”一位前企业医院院长告诉健康界。

而对所改制企业医院来说,在员工的心理上,是从一家国企换到了另一家国企,职工心理上的接受度和稳定性要好得多。

而社会资本承接,即使是新里程这样的一线医疗集团,CEO林杨林亲自到一线面对被改制医院,依然会不得不被逼问数个小时,甚至被拍桌子。对一般社会资本而言,各种艰难可想而知。

而国有资本的央企背景一来能够形成行业专业性背书,二来能够降低融资成本,三来有助于承接剥离资产中协调地方资源。国药国际党委书记李春生就表示,国药医疗目前在重庆已有三家医疗机构,将结成网,连成片,共享更多的优质医疗资源,完成三级医疗网络布局。

(欢迎就相关话题添加作者微信进行讨论)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