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床·科技·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临床·科技·

临床试验中期分析:结束or继续?专委会意见很重要

原创 文/马晓蓓 2018-05-31 10:07:00 来源:中国网医疗频道

设立DMC,并由其在试验期间独立审阅期中数据,常常成为一些肿瘤药物确证性临床试验的额外要求。

2017年4月,姚晨教授又多了一个新的职务——吴阶平医学基金会肿瘤学部副主委,而他也是副主委中唯一一位非临床医生。作为北京大学临床研究所副所长、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医学统计室主任,姚晨深耕医学统计学多年,在临床试验层出不穷的当下,医学统计的科学审评作用正日趋凸显,他想“做点实事”。

一年后,由吴阶平医学基金会肿瘤医学部主办的“肿瘤药物临床试验数据安全监查委员会(Data monitoring committee, DMC)专家库”正式成立。近日,作为该DMC专家库的主推者,姚晨接受健康界专访,从基本概念到实际案例,揭开DMC的神秘面纱。

参与临床试验过程的重大决策 六类临床试验需设立DMC

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在肿瘤领域内具备不同疗效的各种新药研发也在加速前进,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患者自愿参与到临床试验中,如何在试验过程中,最大程度地保障受试者安全?又如何科学地评价试验药物的有效性?“临床为鲜花,统计是绿叶,不能喧宾夺主。”这是姚晨坚持的原则,但有些情况下,医学统计所起到的决策作用至关重要,比如DMC。

健康界:什么是DMC?

姚晨:众所周知,新药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评价是循序渐进的过程。首次应用于人体的耐受性试验,随后是探索适应症、剂量、评价指标等研究的概念论证,最后是药物上市前的确证性临床试验,提供评价药物有效性和安全性的关键证据,而这时,恰恰需要DMC参与决策。

数据监查委员会(Data Monitoring Committee DMC)是一组多学科的,具有独立行使职责的专家成员组成的委员会,是依具体研究项目成立的临时组织,独立于该项目临床研究团队,需要根据不断积累的试验数据,在临床试验中期从有效性、安全性角度综合权衡试验药物的效益-风险关系,并做出“继续试验”“调整方案后继续试验”“试验终止”的重大决策。

健康界:DMC专家库成员都有哪些领域的专家?

姚晨:设立DMC,并由其在试验期间独立审阅期中数据,常常成为一些肿瘤药物确证性临床试验的额外要求。作为第三方独立团队,DMC通常由临床专家、统计学专家、伦理学专家组成,成员数量需保持单数,便于最终决策时进行判定。

健康界:什么样的临床试验需要设立DMC?

姚晨:并非所有的临床试验都需要设立DMC,但必须设立DMC的临床试验大致分为六类,一是大型的、长期随访的、可能充满变数的临床试验;二是首次在国内试验,可能存在潜在的种族差异;三是同类药物,或者合并用药,存在安全性风险;四是创新药物首次上临床,且动物试验数据表明,可能存在潜在的不可接受的毒性或不良反应;五是创新药物,之前的数据显示了革命性的疗效,期待可以因有效而提前终止;六是无缝设计试验,需要淘汰劣效、不安全的试验组。

规范的DMC不能违背基本原则

DMC的最终决策关系到临床试验是否有必要继续,但国内部分临床试验中设立的DMC,存在专家构成不合理、经验不充足以及未遵循相关原则等诸多问题,违背了DMC的基本原则,也不利于推动国内临床试验的发展。

健康界:DMC具备哪些特征?

姚晨:DMC是一个权力相当大的组织,因为要对临床试验做出“继续试验”“调整方案后继续试验”或“试验终止”的重大决策。这对DMC专家库的成员要求非常高,首先是权威性,必须是所在领域的权威专家,具备一定的经验。其次是决断能力,不能是和稀泥的人,不敢担当责任的人不能胜任。最后是职业道德,要遵守保密协议。

DMC及其专家成员,要同临床试验各方无利益冲突。比方说专家跟厂家关系好,他作出任何决定都可能会影响整个临床试验;任何消息出来都会影响制药企业的股票波动,如果专家第一时间看到试验结果,自行或让家人提前购买企业股票,这就存在利益冲突,是不允许的。美国相关法律规定,如果你要参与这个实验,需要签署保密协议,其次不可以购买相关企业的股票。因此,签署无利益冲突的声明,也很重要。

健康界:如何保证DMC对临床数据监查的合规性?

姚晨:这就牵扯到了DMC是如何具体运作的。首先,并非所有的临床试验都需要设立DMC,存在成本问题,但所有的临床试验都需要监查,特别是安全性。其次,会议需要固定时间、固定章程,参与的专家要签署顾问协议,并且提前拿到临床试验的相关数据与关键证据。通常情况,DMC会有独立统计师,负责同临床试验研究团队进行数据对接,包括临床试验的盲底密封与交接,并将这些数据进行整理和分析,并交给DMC组内统计学专家。

临床试验所涉及的各个厂家、研究团队中的主要成员都会参加DMC公开会,并提供一些基本信息。研究团队会告知临床试验参与的病人人数、不良反应、疗效等基本信息。而厂家可以提供诸如不良反应、其他实验等公开信息,让DMC专家掌握更多信息,作出判断。

公开会之后将是闭门会。闭门会只有DMC专家、独立统计师及其助手参加,由独立统计师助手兼任秘书,作会议纪要。独立统计师将此前的数据准备,以分组的形式报DMC统计学专家,由统计学专家将结果解释给其他专家,再进行讨论并做出判定。最终决议比较简单,一是临床试验继续,二是调整方案再继续试验,还有就是试验停止。决议结果和建议,会直接给到厂家,不给研究团队。

优势资源整合 这个DMC专家库不一般

目前,国内部分肿瘤药物临床试验设立的DMC,存在专家缺乏权威性、财务不独立、会议不规范等问题,为更好地解决这一矛盾,由具备多年DMC理论研究、实践经验的姚晨教授牵头,促成了由吴阶平医学基金会肿瘤医学部主办的“肿瘤药物临床试验DMC专家库”。

健康界:为何选择由吴阶平医学基金会肿瘤医学部,成立DMC专家库?

姚晨:早在2005年,我就接触到了DMC的相关理论研究,成立DMC并不难,但每一个环节都要做到规范化,并非易事。其中,DMC主席这一角色十分关键,他既要起到协调决策的作用,还要保障DMC各个环节的规范化,并且定期接受培训。

目前,国内设立的DMC组织,缺乏第三方独立性,让人觉得很不规范。在当选吴阶平医学基金会肿瘤医学部副主委后,我向张逊主委建议做一些发挥优势的实事。吴阶平医学基金会肿瘤医学部成立的初衷,就是把病人的利益和抗击癌症作为头等大事,而肿瘤医学部汇集了国内肿瘤医学领域的临床专家,在此基础上,通过增加医学统计学、伦理学等其他学科专家,不断发展完善DMC专家库,最大程度保证临床研究的科学性和严谨性,充分保障临床试验过程中受试者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由吴阶平医学基金会肿瘤医学部来主办,可以保障DMC专家库的第三方独立性,也可以保障DMC公开会和闭门会的顺利举办。

健康界:DMC对中国临床试验有什么样的推动作用?

姚晨:至少有一个第三方机构,可以在临床试验过程中规范地保障科学与伦理性,从操作层面上,可以以全局视角判断试验药物的有效性与安全性。同时,DMC可以独立地做出判断,决议相对比较公正、权威,进而可以让临床试验更加规范,可以降低其重要结果的质疑声。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