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海外·

平均年薪84万元,不用规培,医院里这个岗位“救了”医生!

原创 文/凌武娟 2020-05-21 18:17:00 来源:中国网医疗频道

培养时间还短。

在《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于2020年1月公布的美国《2020年100个最佳岗位》(100 Best Jobs  2020)中,有一个岗位特别突出,既在总榜单中排名第三,又在医疗行业最佳岗位榜单中位列第二,仅次于牙科医生。

它就是医生助理(physician assistant, PA)。这个岗位在薪资、市场、未来发展和工作与生活平衡度四大维度得分均在8分及以上(总分10分),压力仅4分(表明该岗位压力小)。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活少钱多”的工作?

平均年收入可达84万元,但受多个因素影响

近日,美国医学网站Medscape发布了首份《美国医生助理收入报告》(Physician Assistant Compensation Report)。报告显示,美国医生助理的平均年薪高达11.8万美元(约合人民币84万元),高于美国执业护士(NP)的平均年薪10.7万美元,更高于注册护士(RN)的平均年薪(7.7万美元)。

该报告数据收集于2020年初,共5455名医生助理(4645名全职)提供了2019年的收入信息,包括基本工资、激励性奖金、年终奖和加班费。

根据该报告,美国全职医生助理年收入的各组成项平均数分别为:基本工资11.3万美元、激励性奖金1.4万美元、年终奖4000美元、加班费4000美元。

但他们的年收入也受专科、性别、学历、经验等因素影响。

该报告显示,18%医生助理在家庭医学科,其次是急诊科(15%)和外科(10%)。其中重症科的医生助理平均年收入最高(13.1万美元),其次是急诊科(12.7万美元)和外科(12.5万美元)。

该报告只显示超过100人以上的专科医生助理年收入数据

斯蒂尔健康科学大学(A.T. Still University)医学科学博士(DMS)项目负责人、医生助理、博士兰迪·丹尼尔森(Randy Danielsen)表示,“‘医生助理’这个职位50多年前由家庭医生延展而来,自专科医生开始招聘自己的医生助理后快速壮大。他们的专业性一直都很高,和专科医生一样,倾向于薪水更高的专科。”

和很多岗位一样,医生助理收入也因性别而异。男性医生助理不仅平均年收入(12.5万美元)高于女性医生助理(11.4万美元),在基本工资、激励性奖金、年终奖和加班费方面也分别、高出10%、23%、25%和67%。

学历不同,收入也不一样。Medscape的报告显示,拥有博士学位的医生助理收入最高,但持硕士学位的医生助理反而没有持本科学位的医生助理收入高。因为相比于学历,年龄和经验对收入的影响更大。45岁及以上的医生助理由于经验更丰富,比45岁以下的医生助理年收入高出10%。工作时间21年及以上的医生助理收入最高,而工作年限低于5年的医生助理收入最低。

该报告还显示,高达3/4的医生助理满意自己的薪酬,且80%以上的医生助理拥有健康险、带薪假期、工作责任险、养老金、教育津贴等福利,和医生差别不大。

由此看来,医生助理的薪资水平和各项福利都具有竞争力。那么他们的工作和医生、护士到底有什么不同?

不是“小跟班”,拥有一定行医自主权

医生助理的具体职责取决于所在州的法律规定和监督医生。一般而言,他们的主要工作包括:检查患者(包括下检查单、解释检查结果)、诊断疾病、协助做手术、记录患者病史、开处方药、制定和执行患者治疗计划以及为患者提供预防性建议和咨询等,此外还可以独立做一些小手术。

他们既可以在基层医疗机构工作(相当于充当家庭医生的角色),也可以在医疗系统内的各大专科工作。

很多人以为,叫医生助理一定是医生的“小跟班”。实则不然,医生助理虽然需要医生的监督(supervision),但他们与医生是合作关系,两者共同为患者负责。需要注意的是,美国各类医护人员均以团队为单位工作,并不是一个人和疾病“单打独斗”。

以美国一位叫妮可·拉科斯特(Nicole LaCoste)医生助理为例,她在一位妇产外科医生监督下,在门诊做医生助理。妮可负责所有外科医生的患者,每天从8点开始工作,包括读患者邮件(接电话),查看他们的问题和需求;接诊患者,有时还要出急诊等。接着下午做行政工作,给患者解释检查结果,同时也需要和外科医生沟通。除非有急诊,一般可以下午5点下班(日程如下图)。

医生助理妮可·拉科斯特(Nicole LaCoste)一天的工作安排

为方便管理,美国规定,所有州的医生助理都必须与医生建立正式合作关系,双方需签署一份协议,以示同意合作期间的各项规定(条款)等。下图为密歇根州医生助理与合作医生截图。

密歇根州医生助理与医生的合作协议截图(部分内容)

对于一个医生可以监督多少个医生助理,美国各州也设置了上限,其中最多的为德克萨斯州(7个),大部分州将上限规定为4个。

美国各州一个医生可以监督医生助理的数量上限

这样看来,医生助理工作似乎和美国的执业护士也很相似,两者的区别在哪?

最明显的区别在于,美国的医生助理教育以综合医学为准,和普通医学生无异,且基于以疾病为中心的课程模式培训,学成拿到证书后,可以选择任何专科就业。而执业护士是以高级护士为目标培养,基于以患者为中心的课程模式培训和工作,在毕业之前需要选择特定专科,毕业后只能护理该专科的患者。因此两者的工作侧重点并不一样。

提到医生助理的培养,在美国,与普通医学生相同的是,两者都需要完成大学本科教育,不过美国大多数大学都有Pre-PA项目,着重于培养医学助理的相关专业。然而,与普通医学生需完成4年医学院教育和至少3年的住院医师培训(相当于国内的规培)不同,医生助理专业的学生只需要完成2~3年的全日制教育培训(包括教室上课和临床轮转)即可,不需要继续住院医师培训。

此处的“全日制教育培训”指的是美国官方的医生助理教育项目。截至2019年5月,美国有243个医生助理教育项目。学生需要拿到本科学历同时通过美国医学院入学考试(Medical College Admission Test)或研究生入学考试(Graduate Record Examination)才可申请。

毕业后是硕士学历(也可继续攻读博士),同时毕业生必须先通过美国全国医生助理认证委员会(NCCPA)负责的医师助理全国认证考试(PANCE),才能拿到医生助理认证书(只有拿到认证书才能在各州获得行医许可)。此外,医生助理上岗后必须完成100个小时的继续医学教育,并每两年向NCCPA重新注册证书,还必须每十年通过美国医师助理国家重新认证考试(PANRE)进行重新认证。

总结而言,培养一位医生助理最多需要7年(从大学算起),而医生至少需要11年。这也是为什么美国通过培养医生助理弥补医生缺口的原因之一。

填补医生缺口,促进医疗服务可及性

实际上,医生助理最早于1967年出现在美国,之后加拿大(1984年)、印度(1992年)、英国(2005年)、澳大利亚(2011年)和新西兰(2015年)等国均普及了医生助理,各国医生助理工作内容大同小异。

培养医生助理在美国一直被视为解决医生短缺的方式之一。美国医学院协会(Association of American Medical Colleges)预测,到2030年,美国医生短缺的人数将增长至12万。

加上医生助理的薪资一直在上升,进一步了推进医生助理人数的增长。根据NCCPA在2020年发布的最新数据,美国医生助理2019年的年收入达到过去6年以来的新高。

NCCPA 在2018年7月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美国医生助理数量上升了13%,每位医生的医生助理数量增加了23%,增至每千位医生128个医生助理。家庭医学科和全科领域的医生助理占比最高(19.9%),其次是外科(18.5%)。

NCCPA主席兼CEO道恩·莫顿·利亚斯(Dawn Morton-Rias)在2019年表示,医师助理将继续在缓解美国医生短缺方面发挥关键作用。在她看来,由于美国医生助理普遍为青年人(平均年龄约为38岁),加上他们的广泛知识和技能以及跨所有专科服务的能力,医生助理缓解医生短缺没有问题。

美国医生助理科学院(American Academy of PAs)董事会成员乔纳森·索贝尔(Jonathan Sobel)说,“美国2018年有12.3万名医生助理(最新数据为14万),并且这一数字计划在2016年至2026年间增长37%,24%的医生助理在初级医疗机构执业,这对解决医生短缺肯定有帮助。”

根据美国医疗成本研究所(Health Care Cost Institute)在2018年发布的一份报告,在2012年至2016年,患者通过执业医师和医生助理看病的次数猛增了129%。说明医生助理在“分担”患者量。

可能有人要问,只经过培训2~3年就上岗,医疗服务质量能否有保证?

2017年,《美国医学杂志》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经过四年的持续护理,无论是通过医生助理还是医生治疗,糖尿病患者的医疗效果都一样。索贝尔表示,2018年在《内科学年鉴》上进行的另一项研究发现医生助理或医生在护理和治疗糖尿病患者方面没有显著临床差异。

若把目光移向国内,除了仅有的几家国际性私立医疗机构如和睦家医院、上海嘉会国际医院等有相关岗位招聘外,我国几乎没有医生助理这个岗位。

2019年4月21日,国家卫生健康委主任马晓伟在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上报告我国医师队伍管理情况和《执业医师法》实施情况时指出,我国医师总量不足,布局不均衡。数量过度集中在大城市三甲医院,城乡基层医师数量十分有限。2018年,我国每千人口医师数为2.59人(德国、奥地利等发达国家超过4人),其中,农村每千人口医师数为1.8人,仅为城市的45%。康复、儿科、急诊、精神科等专业的医师数量相对较少,存在学科短板。

能否通过设立医生助理这一岗位,补充城乡基层医师数量不足,或承担更多“基础性”工作,让专科医生腾出手做更多“专业性”工作?似乎并非不可行。

参考资料:

1. Medscape: Medscape Physician Assistant Compensation Report 2020

2. U.S. News and World’s Report: Are PAs Part of the Solution to the Physician Shortage?

3. Wikipedia: Physician assistant

4. Healthcare Leaders: 4 PHYSICIAN ASSISTANT TRENDS TO WATCH IN 2019

5. Global Pre-Meds: What i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a doctor and a physician assistant?

6. The Muse: I’m a Physician Assistant and This Is What My Job Is Really Like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