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覆医疗:大数据时代个人健康革命

《颠覆医疗》是一本很好的“综述”类著作,具有很广的跨度。从中可窥见作者的信息来源和思考轨迹。

我最早接触到本书的作者-埃里克·托普(EricJ.Topol),是来自于他2009年10月,在美国加州圣地亚哥的TEDMED(TED医疗专场)上的演讲,题目是“The Wireless Future of Medicine”(无线医疗的未来)。他这个演讲视频,鼓励了无数期待进入“移动医疗”创业领域的年轻人,而在中国,直到2011年,才获得风险投资者的关注。

作者本身的经历,是这本书的重要背景。Topol在克利夫兰医学中心做了十四年的心血管科主任,同时也是一个优秀的基因科学家和研究者。后由于他对于美国默克(Merck)制药集团的万络(Vioxx))这款药的副作用提出质疑,让该款年销售额过25亿美元,2000多万人使用过的药从全球下架,为此作者家中收到过死亡威胁电话,而克利夫兰也在2005年12月取消了他在一手创立的医学院教务长头衔,夺去了他在该机构担任了5年之久的首席学术官一职(书中有详细描述)。于是Topol2006年投身进入基因测序及个性化用药的加州斯克里普斯科学研究院(Scripps Translational ScienceInstitute);三年后的2009年,他协助盖瑞和玛丽?怀斯特夫妇,创立了西部移动医疗研究院(West Wireless Health Institute)。再2年后,他的这本书出版!纵观他的职业生涯,Topol是一位具备科学素养、敢于挑战现有体制、勇于拥抱现代科技的创新推动者。当我初读中译初稿时,与他深深地共鸣。

“医疗”与其他任何行业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它研究的对象是“人”本身!作为一名传统医学院校的学生,他们首先需要经历解剖学、生理学、病理学、药理学等基础学科的培养,然后要经过好几年的临床实践,成为真正医生后,一生都要接受继续医学教育。随着近几十年,人类在分子、基因、蛋白质等各组学上基础研究的突破,通过系统生物学、转化医学的衔接,从“微观”到“宏观”的贯通正在影响整个医学范式!医学知识也呈现爆照式的增长。1998年底前,一名全科医生收到的各种指南合计重达22公斤。如今,一个内科医生如果想跟踪更新知识,每天需要读19篇文章。以前,一个医学大师,可以掌握80%以上的医学知识,医生具有绝对权威;如今,当医学知识分散在不同专家头脑中,尤其一些生物学数据库(如基因组库)已经放在云端遵循开放原则供全球调阅。因此,作为现代病人,他面对的是一个网络化的信息库和知识库,而不仅仅面对单个医生。

另一方面,现代医学越来越依赖于具体数据的采集和判断。随着传感技术、纳米技术等科技的发展,对“人”的信息感知,已经打破了空间(从宏观影像到分子基因,从医院到家庭到随身)和时间(从离散监测到连续监测)的限制!医学诊断正在演化为全人全程的信息跟踪、预测预防和个性化治疗。病人的“参与性”和“选择权”的重要性,会愈加显现!
第三,互联网运动的本质是“开放”和“分享”,基础是“信息”的标准化传递。如今,各个行业都因为互联网,获得了“颠覆性”的发展。而医疗领域的改变是最慢也是最艰难的。这里有体制、固有观念、医学知识的复杂性等多种因素的作用。但我个人一直坚信,随着医疗信息技术(HIT)不断演进,以及网络医疗服务行业的不断创新,开放、开源与分享的精神,终将推动医疗往深层次变革,其最终的价值在于让个人获得更大的主动权。

我曾在2012年的“一席”上,讲过一个主题,叫“聪明的病人”。源自2005年英国牛津大学卫生科学院创院院长,询证医学创始人,Muir Gray爵士写的《The Resourceful Patient》。后被香港大学的唐金陵教授引入中国。“Resourceful”这个单词,你也可以翻译成“拥有资源”或“会利用资源”的意思。其核心理念也是:21世纪开始,医生在医学活动中的绝对权威和家长式的地位正在动摇,而病人,可以充分的利用信息、网络及各类工具,来更多的参与自我医疗管理和健康管理的决策。未来的医生不是扮演知识仓库的角色,而是成为知识管理者,应更多的与病人沟通和关怀,为病人提供决策支持,或帮病人进行决策,成为聪明病人的伙伴。

7年后Eric Topol的这本《颠覆医疗》,很好地诠释了Muir Gray爵士所阐述的“聪明的病人”所面对的行业及其背后的技术背景。包括:医疗体系结构、医药关系、药品从审批到临床的过程、现代医疗传感器技术、基因检测的来龙去脉以及与治疗用药的关系、个人健康档案PHR与医疗信息技术HIT等多个视角。最终,如作者所说,疾病的分类都将被改写,互联网时代的“个性化”也将在医疗领域变成现实。

《颠覆医疗》是一本很好的“综述”类著作,具有很广的跨度。包括来自一线新科技媒体的报道,来自产业界的最新产品和商业模式,以及一些优秀著作的观点,从中可窥见作者的信息来源和思考轨迹。例如:作者一定是《连线》杂志的忠实读者,而写作《失控》的凯文.凯利–KK,恰是该杂志的主编,其推动的“量化自身”运动(“Quantifiedself”)目前在全球已有500多Group,组织成员定期聚会,分享对自己身体的各种测量所发现的规律。其理念与Topol异曲同工。同样,《清单革命》(The Checklist Manifesto)的作者阿图?葛文德也是Topol喜欢的一位医生。

我本人虽然学的是IT专业,但受我父母是医生的影响,2007年开始一直致力于HIT的产业推动和个性化医疗健康服务的事业。经常深夜自问:“我是谁?”,为什么我有这样的生物节律,为什么生老病死?也许颠覆医疗的背后,就是在探寻我们自身生命的秘密!

感谢东西网的努力,感谢作者Eric Topol,让该书得以在中国面世,期待有更多的读者,与我有一样的共鸣!

作者:郑杰

浙江加州国际纳米技术研究院个性化医疗中心副主任

浙江数字医疗卫生技术研究院全科健康管理研究中心副主任

杭州全科健康管理咨询有限公司Founder

微信订阅号:(zhengjieing)微博名:“正结”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88828000

传真:0086-10-88828231

媒体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88828063

广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