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生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产业生态·

前瞻2018:零售药店大并购整合时代已来!

原创 文/张勇 2018-01-08 09:48:00 来源: 健康点healthpoint

不可否认的是,医药零售行业的并购空间太大,规模最大的企业占据整个市场仅有3%的份额。资本大潮下,大型连锁药店的主要精力在于并购整合,中小药店则为生存而战,新零售的突破可能需要新生力量或者外行业的第三方,传统药店很难进行自我颠覆,想要颠覆可以借助互联网、人工智能、远程医疗、供应链管理、慢病管理等爆点。

一个好的产业是GDP增速的2倍以上,一个好的企业是行业增速的2倍以上。

根据中康资讯的数据,药品零售市场2017年预计总规模3648亿元,同比增长8%,较2016年全年8.5%的增速下降0.5个百分点。据国家统计局的预测,2017年GDP增速接近7%,国内零售药店行业比GDP增速略高,从数字上看,这是个“普通”的行业。

与多位医药零售从业者交流后发现,大家的经营压力一年比一年大,指标完成一年比一年难,生存与发展的焦虑无处不在。

但从表象看,这个行业真的太热了,主要是燥热的资本所致,四大上市公司(一心堂、老百姓大药房、益丰药房、大参林)、四大私募财团(大摩系、华泰系、基石系、高瓴系)正在疯狂并购。仅以益丰药房(603939.SH)为例,其2018年1月5日最新公告显示,原本计划三年新建1000家门店,但是过去两年仅完成392家。为此,益丰药房决定改“建”为“收”,宣布收购江西天顺大药房等三家公司,合计并入244家药店。

不可否认的是,这个行业的并购空间太大,规模最大的企业占据整个市场仅有3%的份额。

这个行业未来会往何处去?以下这四大因素对国内零售药店的生产发展有决定性作用:第一,医改政策决定了这个行业的上限;第二,外部大环境,尤其新零售的崛起给这个行业带来新的机遇;第三,行业的经营管理水平是能够达到上限的限制性因素;第四,并购左右着行业的竞争格局。

零售药店将承载处方药外流需求

2017年医药零售行业确实迎来多项利好,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推进、医药分开加速、处方外流扩容等,但这些利好政策并没有在短期内给医药零售行业带来爆发式增长。

一个医药行业老兵曾对笔者说过:“刚进医药零售业时就听说医药要分开,然而20多年过去了,现在药卖不动了,医药还没分开!”

但随着医药分开政策不断推进,笔者坚信零售药店的终端价值将会日益凸显。

医疗机构药品零加成对零售药店产生了极大的冲击,大大削弱了药店的价格优势。公立医院的药价水分确实被挤掉了不少,但药店的价格优势也不存在了。之前,药店相比医院有30%以上的价格优势,而现在出现不少医院的价格比药店价格还便宜的情况,尤其品牌处方药几乎都会倒挂。另外,国家这几年大力发展社区卫生服务,社区医疗机构的崛起,也削弱了药店的便利性优势。

之前有人发问,分级诊疗能给药店带来什么机会?业内人士一致认为,零售药店将是处方药外流和分级诊疗的承载方。有专家认为,慢病管理是分级诊疗的关键。的确如此,那些只是到医院开药的患者应该分流到社区。而慢病管理是药店圈这两年的热门词,如果药店能把慢病管理做实,还是能够分食一些蛋糕,但由于医保政策限制(大部分药店只能刷个人账户),上限也不高。

对于医药分开的大红利,药店只能靠“熬”,当然得“身强体壮”才能熬得住,同时也得靠自身的表现,并受到政策“垂青”。在医药分开进程中,距离零售药店全面承接院外处方服务还有很多亟需攻克的难题,如处方来源、专业药事服务、医保支付等。

“药店+新零售”风口已来

回首过去十年,药店创新经营经历了三个阶段:2008-2011年,“药店+多元化”,那个时代,药店经营者纷纷探索药妆店、母婴药店、健康超市型药店、居家护理药房等创新业态;2011-2016年,“互联网+药店”,网上药店成为许多后来者弯道超车的利器。

不幸的是,药店多元化案例均以失败告终,网上药店不断受到政策的打击,药店圈创新的希望只能寄托于新零售。

到底什么是新零售?2016年10月在阿里云栖大会上,马云在演讲中第一次提出了新零售,马云指出:“未来的十年、二十年,没有电子商务这一说,只有新零售。新零售从此取代了O2O,成了最先进生产方式的代表。”

近两年来,但凡是药店的会议,新零售这个话题必然被提及。但现实状况是,新零售对于药店来说仍处在概念阶段。药店行业不是普通零售行业,因此这个行业的新零售不是单纯的技术驱动,不是只学习新的促销方法、陈列技术、CRM管理就能把药店做好,毕竟药品不是冲动型消费,在“刺激消费”上能下的功夫没有超市行业多。

过去十多年,国内药店太沉迷于“拿来主义”,一味去关注怎么把药卖出去,而不是关注如何去服务客户。

之前朋友圈流行一个段子,很能说明问题。在古代,药店都会挂一副对联:但愿世间无病,宁可架上药生尘。可如今,药店会挂一个大横幅:购药满38元送6个鸡蛋。

笔者与医药零售行业的监管部门打过很多次交道,他们口中提到最多的词汇是“专业服务”、“合理用药”。药店新零售必须以顾客的合理用药(有效、安全、经济,方便)为目标,大力发展药学服务及医疗服务,充分利用新兴的互联网工具,建立卓越运营与专业服务并行驱动的药品零售新形态。只有这样,药店行业才能真正得到政府的认可和政策的垂青。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围绕“药店+新零售”的风口,诞生了许多第三方服务公司,例如会员管理系统、慢病管理工具、数据分析系统、培训系统、B2C系统、B2B交易平台、电子处方平台等。这些第三方服务工具切入了药店的各个细分板块。但这些第三方工具,都是基于药店某项零售技术或者专业服务某个环节的优化,除非参与各个环节并进行深化改造,否则对于整体效率的优化作用有限。

以B2B交易平台为例,B2B受制政策,还只是停留在营销效率的提升,没有涉及资金流和物流;比如慢病管理系统和电子处方平台,两者必须结合起来才能形成“医师服务+药学服务”的闭环,贯穿诊前、诊中、诊后服务的全过程,以彻底提升药店的专业服务水平。

药店对于这些新零售工具是将信将疑的,且由于药店自身基础数据不健全,也不愿意与第三方共享核心数据(客户数据及进销存数据),药店与这些第三方平台之间往往是若即若离的关系。

药店行业多年来都是处于被工业企业“供养”的状态,药企赞助各种药店峰会、组织各种旅游活动,“被惯坏”的药店已经不习惯付费购买第三方的技术和服务。许多药店老板经常对第三方服务商说:“我需要你的服务,但我们不可能